欢迎光临,,vns威尼斯城官网登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el:400-888-9999

当前位置:vns威尼斯城官网登入 > 威尼斯娱乐官网下载vns > 威尼斯娱乐官网下载vns

42年来首次负增长,老百姓的钱都花哪去了?

牛年春节已经过完了。因疫情而变得不一样的春节,期间的消费却实现了开门红。国家统计数据显示,春节期间全国重点零售和餐饮企业的销售额8210亿元,比去年春节同期增长了28.74%。而且比疫情发生前的2019年黄金周也明显上涨了4.9%。

而且,据检测,全国10个一二线城市购物中心日均客流量同比增幅超200%,达到2019年春节同期86%水平。

火爆的消费,反映出大家杠杠的消费实力。

而纵观2020年,受疫情影响,2020年全国消费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下降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9.20万亿元,较2019年的40.80万亿元同比下降3.93%。中国居民收入全年少增约1.7万亿元,在收入增速严重放缓、消费倾向下降的双重打击下,2020年全年最终消费出现改革开放以来首次负增长。

疫情只不过是消费下滑的诱发因素,疫情所引发的居民收入增速严重放缓、消费倾向继续下降等深层次问题,才是事关2021年经济增长可持续性的重大问题,让我们通过数据分析,探讨国内居民消费结构,国内大循环该如何破题?

一、居民消费支出占收入的比重连跌4年

2020年,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1210元,比上年名义下降1.6%,扣除价格因素,实际下降4.0%。其中,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7007元,下降3.8%,扣除价格因素,实际下降6.0%;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3713元,增长2.9%,扣除价格因素,实际下降0.1%。

从数据看,这种下降并不是因为居民的收入下降造成的,事实上,去年我国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还增长了2.1%。

当然,2020年的情况算是比较特殊,在疫情的影响下,大家变得不敢消费也很正常,而且一些消费场所因为停业或限制客流,就算想消费可能也消费不了。不过,即便是不算2020年,我国居民的消费支出占收入的比重近几年也呈现出下降趋势。

从数据上看,我国居民的人均消费支出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,从2016年之后便开始下降,2020年直接跌破了70%,只有66.9%。而这几年里,我国居民的收入一直都是在增长的。

二、收入增长下,居民为何越来越“不敢”消费?

2020年,中国作为较早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的国家,二季度GDP由负转正,实现了3.2%的正增长。但细分来看,上半年,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下降9.3%,报复性消费现象迟迟未出现,二季度最终消费支出还向下拉动GDP 2.3个百分点。

为何不敢消费?之前李克强总理在全国“两会”上提到,6亿人每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。另一方面,买房贵、看病贵、养老贵、上学贵,也阻碍了人们的消费信心。

拿房价来说,2016年居民消费支出占收入比重开始下降,但是2016年下半年,我国房地产开始了一轮小阳春,而且直接影响了2017-2018年的蓝筹行情,对比起来,明显房价对于消费还是存在一个限制因素。

还有一个原因,可能就是人们的理财意识变强。中国居民储蓄率长年位居世界前列,2008年一度达到51.84%,尽管2019年下降至45%,这个储蓄率也是全球最高,如此之高的储蓄率,除了与东方社会文化有关系之外,还有就是现实压力,其中很大的压力自于房贷。

但随着“房住不炒”,老百姓的投资渠道进一步减少,剩下最大的资产增值保值方式就是投资理财,在疫情期间,虽然居民消费支出减少,但是各类理财产品的规模却出现大增,公募基金的规模增长5万多亿,当然居民存款也增加11万多亿。而且这一群体,很大一部分还是80、90后,说明新生代的储蓄、理财习惯,也已经延续下来。

从另一方面分析,高收入居民的消费所受影响有限,而中低收入居民的消费仍然呈较大幅度负增长。

我国收入分配差距长期居高不下,基尼系数本世纪前十年曾逼近0.5,2010年后徘徊在0.46左右。

有观点认为解决分配差距主要靠二次分配,但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发育还并不完善,一次分配中仍存在许多问题,其中最大的问题,是劳动力市场的城乡行政分割造成庞大的农民工群体。2.9亿农民工已经占了2019年全国城镇就业总人口4.4亿的近66%。如果农民工转换为城市居民身份,按照城市居民的消费模式进行消费,其人均总消费将大幅度增长27%,与城市居民消费水平基本相当。由此,打破城乡分割,完成劳动力要素的市场化配置,建立全国统一的劳动力市场,对解决好收入分配问题、促进“内循环”至关重要。

三、未来“吃”仍是最大消费支出,银发消费市场有待发掘

民以食为天,从2020年居民的消费支出上看,中国人吃喝依然是消费的最大头,食品烟酒占到了人均消费支出的30.2%。中国人在吃上不仅占比大,在整个疫情背景下,是仅有的两个增长板块中,增长最快的板块。

其实去年很多消费场景是被限制的,餐饮下降、商品零售的销售额也在下降,但居民在吃上的开销再加大,只能是一个因素,价格上涨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,全年居民消费价格上涨2.5%,但食品烟酒价格上涨8.3%,远高于总体和其他类别,居首位。

其实,价格上涨,对于大众必需消费品,除了刚需因素,老百姓不得不接受外,还有就是结构性变化,从数据结果看,消费升级类商品销售增速加快。

其实,我们更应该从短期看到一些长期的逻辑,在疫情下,依然还是“吃”是第一位的,而且价格的上涨来自普通食品价格和高端商品的增长,其实这个趋势在过去几年就已经体现的十分明显了,疫情无非是进一步证明了这个逻辑,可以预计,未来国人在“吃”上的开销,依然是大头。

此外,我国人口老龄化趋势的影响逐渐显现,银发消费市场规模将不断扩大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截至2019 年末,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约有2.54亿,占总人口的18.1%。未来,我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将明显加强,20世纪60年代生育高峰时期出生的群体即将步入老年,同时,人口增速将进一步放缓。然而当前我国银发消费市场存在供需失衡现象,养老产品和服务的供给仍然相对缺少。

最后,这一年度消费疲弱状况并不是疫情冲击下的意外下滑,而是原有趋势在外部冲击下的加速下滑——如何扭转居民收入增速下滑的长期趋势才是我们要面对的根本问题。

长远促消费,应大力支持中小企业“保就业”,通过完善收入分配制度等举措实现国民收入倍增,缩小贫富差距,扩大中等收入人群规模。还应当关注持续走高的居民杠杆率,降低房地产对居民消费的挤出效应,坚持“房住不炒”的长期定位,在医疗、教育、住房、养老等方面加强基础性公共服务,释放国内消费潜力。